香港马会现场直播室,万众图库彩图库
主页 > 星声星语 > 文章列表

少年得志、车祸问道:爆仓大亏2000万历经生死终于功成名就

发布日期:2021-09-12 01:11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张庭伟看来,交易有科学的成分,但更似一门艺术,需要经过大量的学习,从而掌握一定的技巧,但不同的人学习后的水平不尽相同。而在对同一种事物进行描绘时,受制于技术水平、个人审美以及外界因素等影响,每个人的解读、表达就会出现极大的区别。最终,有人借此名利双收,有人一生碌碌无为,有人一辈子郁郁寡欢,有人甚至因此穷困潦倒,落得个了结残生的结局。

  张庭伟投资交易十余年,因此郁郁寡欢过,也借此实现了名利双收,但对现在的他来讲,验证自己的交易哲学,才是他的长远追求。

  张庭伟,股票、期货专业机构投资者,拥有十余年投资交易经验,现任上海秉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投资总监。

  时至今日,34岁的张庭伟,人生达到了另一个让很多人都无法企及的高度。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秉奕资产,建立了自己的交易体系,完善了自己的人生哲学,2017年年化收益率达到了70%以上的水平,自有资产过亿,公司产品即将上市,吸纳资金5-10亿,结婚生子家庭美满,甚至还拥有自己的粉丝群,成为了一位小有影响力的红人!

  用功成名就来形容他并不夸张。也许“名”还差点,但这个“名”,或许也只是时间问题。

  在张庭伟的眼中,父亲是典型的江苏人,严谨精明,年轻时就下海经商,去东北做油脂加工的生意,开设了自己的油脂加工厂。九几年时的东北,油厂如雨后春笋,不停的增加,竞争异常激烈。父亲异于常人去思考,通过计算农民种植的盈亏来预估市场,判断政策,决定经营策略,在没有任何系统学习的情况下,依靠经验逐渐摸索出价值投资的理念,在油脂加工上挣到不少钱。但他也看到了后市油脂行业的衰落,因此果断及时抽身离开,投身到投资界,继续在一级市场纵横江湖。另外,他还有个大他七岁的哥哥也做投资,与家中往来的各色朋友,也可以说是业内的超级牛散。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耳濡目染,张庭伟自小便与股市期市结缘,懂得价值投资的理念。按照惯常的剧情,在这样的家庭背景下,尚且年幼的张庭伟以后的人生规划似乎已经清晰可见。

  2002年,18岁的张庭伟成功考上了大学,但最终却并未选择父亲期望的经济专业,出于对传统文化的浓厚兴趣或许还有一些不成熟的叛逆心理,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与经济相差万里的中医专业,踏上了老中医的道路。

  可自小接触的甚至说是形成了习惯也好,投资交易从根本上已经无法与张庭伟分开来看。

  上大三时,拿着家里给的一些资金,投资股票,做价值投资,成功抄底片仔癀,张庭伟大赚200万!完成了常人也许一辈子都无法完成的壮举的同时,香港六合水果奶奶,一举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

  当时张庭伟火到连学校看澡堂的大爷都认识他,大爷自己炒外汇,每次张庭伟去洗澡,要个单间都不收钱!

  这时的张庭伟年轻气盛,莫大的成功让他尝到了甜头,自信到甚至自负。张庭伟似乎忘记了自己甚至连基本面都还不太懂,对交易还处于懵懂的状态,仅有的一些技术面的分析方法也很浅薄,成功依靠的是父辈的资金、老一辈的建议以及市场正处于牛市初期。

  为人高调,年轻人的轻狂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他也有花不完的钱,朋友众多,大方请客,对钱财没有概念,大学四年,挥霍数百万!

  似乎为了印证张庭伟这样的成功并非昙花一现,临近毕业,张庭伟并未寻找中医相关的工作,顺利的去了一家颇为有名的证券公司实习,成为了一名职业经纪人。依靠着牛市的背景,各个股票都大涨,客户很容易开发,在牛市时,仅经纪佣金就可以拿到五六万块钱,再加上自己做的股票投资,收入相当可观!

  仿佛站在了世界的中心,喧嚣与赞美围绕着张庭伟,整个世界对他都是善意且美好的。

  2007年底股市开始低迷,没有过硬交易体系支撑的张庭伟,在股市无法再取得收益,将原因归咎于熊市的到来,转身投入到了期货市场。

  这时,张庭伟真正开始去做期货。但他仍对基本面不了解,技术面水平也不够高,在期货市场浮沉了整个2008年,也未能赚到多少钱,但也没出现亏损,他的信心仍在。

  2008年年底,机会终于来了!因为那场百年难遇的全球金融危机导致的一路狂跌终于看到了政策的曙光!在“四万亿计划”的推动下,市场一改之前的颓势,掀起了一波大反弹。27岁的张庭伟也看到了这波牛市,他依据自己的分析,断定铜市将迎来大行情!2009年,他拿出自己的所有积蓄,再跟家里拿了一大笔资金,总共将近2000万,满仓做多进场!

  但09年的那波大幅反弹结局如何?很快,空头便大规模反扑,将多头杀得节节败退,片甲不留!

  张庭伟始终关注着盘面的走势。他隐隐意识到自己进场时点位选取的并不好,进场后价格就连续回调。但他自信依旧,坚持自己的判断,坚信多头仍有机会,技术性的回调不足为惧。

  看着跌势不止的盘面,张庭伟头脑嗡嗡作响,心绪难平,一瞬间闪过了很多的念头,但似乎又什么也抓不住。他想要止损,但是心底里总有个声音在说,再撑一撑!再撑一撑!扛过这个低点,一定就是大涨的来临!之前亏得就能全都赚回来!

  事情很奇妙又很理所当然,爆仓后的张庭伟松了口气,生无可恋的念头却如跗骨之蛆缠上心头!

  2000万付诸东流,他从未如此刻般清晰的认识到“钱”的概念——让你意气风发,让你痛不欲生。

  对张庭伟来讲,2000万的亏损并非难以承受,但如此巨大的损失背后,第一次对自己能力产生的怀疑,让他痛苦又难堪。

  父亲说,“我知道这笔钱你一定会亏掉,但这样的事情我告诉你没用,必须你自己在市场里走一遍,才能真正领悟。”

  没有太多的安慰,也不是一句多么富有哲理的话,但对张庭伟来讲,醍醐灌顶!道理谁都懂,但真正能够承受的又有几人?听人讲过与自己走过,天差地别!

  张庭伟把自己关在房间一个月后,终于再次走出了房间。走出房间的瞬间,将之前狂妄的自己彻底关在了身后。

  我与张庭伟的这次见面是在上海九六广场的一家日料餐厅,晚上饭点的时间。餐厅装修的并不多豪华,环境也有些嘈杂,灯光则是日料店惯有的低调昏黄。但我仍然看到了张庭伟下巴上一道细长的、几乎淡的看不见疤痕。

  出于礼貌,我当然不可能开口去问这道疤痕的缘由,但在后续的交谈中,他自己将之诉说了出来。

  “其实不止是脸上,我的腿上也留下了很多很大的伤。”张庭伟说,“我真正的成熟起来,也是在这次车祸之后,经历过生死,确实很多事情都会不一样,很多事情都能看开。”

  车祸让张庭伟在医院躺了很久,久到他甚至都要忘了外面的世界有多喧嚣,久到让他思考出了自己在交易上、生活上真正要追求的是什么。

  09年以前的张庭伟很能玩、很会花钱、很能喝酒、很高调,把自己放在很高的位置上。在亏了那笔钱从高处跌落,摔得既惨又狼狈之后,他改变了很多,学会了虚心请教、接受批评,真正的开始构建自己的交易系统、交易体系。因为他终于意识到,靠自己他搞不定这个市场。学生时期的成功靠的是别人的研究与还算不错的运气,等到真正完全靠自己去做时,一败涂地。同时他也意识到,他仍有底气,家人会给他最强有力的支持!

  所以,他利用身边的一切资源,潜心学习,一点点整合碎片性的知识与技巧,构造自己的交易体系。去一家投资公司工作也是因为此。公司里有从华尔街回来的大牛,不仅在投资交易上,在部门管理、设计、风控等很多方面,都很规范,让张庭伟学习了很多。

  09年这一年是一个转折点,经历过爆仓对心理造成的巨大冲击,接下来一切似乎都应该往好的方向发展。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或许是觉得给予张庭伟的磨练仍然不够,仅仅是金钱上的打击,以他的家庭背景来看,并不能对他造成太多的影响。

  2010年,沉浸在辛苦繁忙的学习工作中的张庭伟,被突然降临的车祸打乱了一切,真正从鬼门关走了一圈!

  有的人历经生死,或许会将一切看开及时行乐;但有的人却是感受到生命的重量,对生命倍加珍惜。张庭伟无疑是后者。

  在那之前,张庭伟急于想要验证自己的交易系统、交易体系。但在那之后,他不想再用赚了多少钱或者看对某个观点来评价自己,他想要用更长更广的时间,可能十年、可能二十年,或者更久,用市场长久的考验来验证他观察事物后的理解、验证他的投资交易哲学。

  他将思维放长、目光放长、操作周期变长,戒骄戒躁,从宏观、从整个框架、从完整性上去思考如何做交易。

  应该先找到自己的交易哲学,再让自己的交易体系与系统朝着自己的哲学上努力,最终达到匹配。

  热力学里有这么一个理论:耗散结构,即当系统离开平衡态的参数达到一定阈值时,系统将会出现行为临界点,而在越过这种临界点后,系统将离开原来的热力学无序分支,发生突变进入到一个全新的稳定有序状态;而若将系统推向离平衡态更远的地方,系统可能就会演化出更多新的稳定有序结构。

  量子力学认为微观粒子具有波粒二象性,即所有的粒子或量子,不仅可以部分的以粒子的术语来描述,也可以部分的用波的术语来描述。光波同时具有波和粒子的双重性质。

  这两个理论看似联系不大,但张庭伟通过量子力学和热力学的思考引申出自己的交易哲学,同时,也是他观察事物、观察自然、观察世界的一个角度。

  市场是混沌的,大多时候都是混乱无序的,但并非无迹可寻。在张庭伟看来,行情的确定性来自于耗散结构的思考,当子因素的能量达到行为临界点后便会从原有的无序状态转为有序状态,而子因素与光波一样,相互独立又相互渗透具有叠加性,在他的系统中主要把握基本面、资金博弈和市场情绪三个影响市场的主因素来寻找高确定性的交易机会。当三者出现共振时,确定性最大,也可能就是打破目前的平衡态势出现行为临界点的时候。若共振进一步加强,那么行情可能就会越过临界点,离开原来的平衡状态进入一个全新的稳定有序状态中,即耗散结构中所说的,参数达到了一定的阈值,行情完成了突破。

  在这个过程中,市场或者说是事物,从一个混沌状态变成了一个趋势状态,最后又回到了一个混沌状态,从无极到太极又回到无极,这就是张庭伟的交易哲学。

  对张庭伟来讲,在他已过的34年生命里,没有过几次“搞不定”,一次是在09年的那次爆仓,另一次就是在研究交易系统和体系的时候。

  张庭伟觉得自己似乎用尽了一切方法,但每次都是找到了一个方法、拟定了一个策略,信心百倍的拿到市场里去验证,却在没几天后就以失败告终。

  “真的太难了!”这是在长达四个多小时的交流中,张庭伟唯一一次讲出了“难”这个字,“我失败的次数自己都数不过来,真的有种绝望的感觉!”

  但爆仓磨掉了张庭伟的狂妄,却未能伤及他的不服输!他翻阅书籍,不停的总结尝试,在那千丝万缕的信息中,找到一点有用的信息,解决一点之前的难题,都令他高兴万分。但很多时候只靠自己想根本没用,张庭伟就去找高手交流、找名师开悟。

  在张庭伟现在的投资体系中,基本面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原因就是一位非常成功的长辈告诉他,基本面决定的是一个标的的内在价值,具有一定的相对稳定性。

  在张庭伟接近30岁时,他基本完成了自己系统的建立,但此时,他明显感觉到自己在现在这家投资公司的日子已经走到了阶段性的终点,学习曲线逐渐下滑至最低点,必须要对后面的路重新做出决策。

  于是,没多久,张庭伟果断离职前往另一座城市,在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出任投资经理。在这个公司,张庭伟仍然主要负责做期货,却不再局限于内盘,外盘的原油、铜等品种同样要涉及到;开始涉足大资金的管理,最多时,手里操作过达5个亿的资金,收益率维持在20-30%。

  2015年年中,股市再次进入熊市周期,相较于2009年时的无知,已经32岁的张庭伟早已今非昔比。在这次熊市中,他所在的团队成功识破上半年这轮牛市的假象,在熊市到来前及时逃离了市场!

  股市、商品,债券以及外汇,它们之间是可以相互验证经济的好坏的,只有这几个因素共振才能真正代表经济向好。而经济向好的基础,第一步应该就是商品价格回升,然后是贸易量增加,贸易的活跃性开始增加,再然后才能是整体股市的上行。经济回升,业绩提升,估值提升,这才是股市健康的运行状态。

  当时商品一直属于熊市,与股市完全背离,这时一旦股票市场的狂欢结束,留下的,就是从基本面上看估值过高的格局,再加上市场情绪已经达到疯狂,完全是见顶的迹象。在此分析的基础上,张庭伟与他所在的团队根据当时商品日线走势的顶部成功判断了股票顶部的位置。

  而这次的成功,也使得张庭伟的交易哲学得到了再次验证。此时的他,已过而立之年,事业上有所成就,赚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财富。但他仍不满足,他知道,他可以做得更好、做到更多!

  理所当然的,2015年,张庭伟自己的公司——秉奕资产注册成功,地点选在了上海。然而在上海,张庭伟可说是没有什么人脉,于是我问他,选在上海的原因是什么?

  在这之前,张庭伟工作的很多方面,似乎都笼罩在家庭的光环之下。经历过那么多的风浪,他变得成熟但他仍旧想要证明自己,一如大三那年,他投资大赚;一如09年,他投资大亏。年少时期的不服输与骄傲仍在他的骨子里!

  所以,那句玩笑似的自己出来打拼,我想,应是很认真的。就像很多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张庭伟想要让更多人记住他本人,而不是一提起他,首先想到的是谁家的公子。

  但张庭伟到底是成熟了,他并不迫切的想要去证明。所以,一直到2016年底,他准备好了一切自己能准备的,才终于来到上海,正式开始经营属于他自己的公司。

  今年,1983年出生的张庭伟就如文章最开头写的那样,经历过爆仓、生死,无数市场的磨练,终于有所成就,公司也上了正轨,过上了让很多人羡慕的生活。

  他有自己的体系,每天需要盯盘的时间很少,大概只要十分之一,交易对于他来讲,已经成为了一件颇为轻松快乐的事情。他有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但在询问过张庭伟平时的生活状态后,我并不确定还是否羡慕他。

  张庭伟完美诠释了,交易就是生活。可以说,他有更多交易、盯盘以外的时间不假,但他的生活,他所做的一切,却都围绕着交易进行。

  在张庭伟看来,一个人的成功应该是全方位的,一个好的交易结果,也应该是由成功的交易体系以及成功的团队或人来组成。自身就是交易系统的一部分,心态、身体状况、境界水平等,都会或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交易结果。

  所以,他可说是极其自律,严格的管理自己的生活作息、饮食休息,当下年轻人爱的唱歌、撸串等娱乐方式,已经很多年没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不出意外,每天六点半起床十一点入睡。很少吃肉,尤其在有大行情时,荤腥完全不沾。跟酒水彻底说了再见,更是完全不会抽烟。学习太极,每天定时站桩,锻炼身体的同时,静心凝神,体悟太极中的阴阳幻化之道,与交易融会贯通。

  他兴趣爱好并不多,看书算是一个。但最爱的是《克罗谈投资策略》与《五轮书》。《克罗谈投资策略》甚至到了翻烂的地步,反复研读。《五轮书》则是一本讲究武士道精神的书籍,他认为武士在决定拔刀的一瞬间,精气神上的高度统一,与交易上的状态,亦有异曲同工之妙。因此,张庭伟同样从中领悟到交易的道理。

  他偶尔也会去澳门小赌两把,但这看似放松心情的背后,却是对于资金管理的严苛限制以及反复练习。他规定自己只能赌21点,规划好输赢每个阶段的筹码配置,限定每天赌的时间只能有三小时,三小时后,不论输赢,一定离场!因此,几年下来,他甚至在赌博上,也能小有盈余。

  他的性格也很安静,与他身上一半东北人的基因以及那带有东北口音的普通话很不相符,说话的时候,即使聊到开心的地方,情绪起伏也并不太大。

  他也很内向,平时在办公室里能一整天不说一句话。平时的聚会也很少,若非必要,很少出门。不爱旅游,只有时间久了,他的母亲实在看不下去了,才会把他赶出去勒令他去玩几天。

  我笑他,你这完全是严格要求自己,还提前过上了老年养生的日子。他大方点头承认我的观点,但他说,这样的生活他怡然自得。

  师傅跟投资交易无关,与张庭伟的半路下车不同,师傅是个真正的老中医,以前在菲律宾开医馆,医术极其高明。但张庭伟也不是跟人家学习中医,主要是跟着师傅学打太极。没错,师傅在菲律宾的时候,不仅开医馆,还兼职开武馆,是个很厉害的武林高手。

  师傅现在已经70多,跟他老伴儿现在生活在哈尔滨,两口子身体都很硬朗,而且衣食无忧,生活舒心自在。

  张庭伟说,他老了之后如果能有师傅那样的状态,他就很满足了。所以,现在的自律也是为了以后的健康长久,他想尽量活得久一些。

  张庭伟是能够客观的评估、接纳真正的自己的。他知道自己现在性格过于谨慎,因此,即使由此错失很多行情,他也能坦然接受。他很推崇知行合一,因为自我欺骗的最后,都是被市场修理的结局。

  对自己,或者说对自己的系统很自信,很少在乎别人怎么说,更关注自己的逻辑。他认为没有人能够面面俱到,每个人都是“盲人”,大家都是盲人摸象,就看谁摸得准、摸得多。

  常言道,三十而立。如今34岁的张庭伟就这样一步一步摸索着,“立”在了投资交易的世界里。

  当然,这中间时间上或许会有些许出入,比如收盘后的总结,因为很重要,所以可能会花费更久的时间。写完之后就下班了,张庭伟自己并不开车,很多时候都是走路回家。他很喜欢边走边思考市场,走路回家的这段时间,正好可以让他整理思绪。

  如果哪天你在路上看到一个人,他身高大约185左右,带着常见的黑框眼镜眼睛,衣着普通,不紧不慢的走在黄浦江边散步。或许,他就是张庭伟。